2011年11月,德國國防部前國務秘書普法爾斯因欺詐等罪行再度接受司法調查時情緒低落。
  編者按:在德國、俄羅斯、美國、日本等國,秘書有時被公認為政府機構或企業的“第二權力”,或者被形容為“秘書力”。為防止他們借力形成“隱形特權階層”,這些國家都對秘書這一職位做了種種法律與制度上的嚴格限制。
  【 環球時報駐德國特約記者 青 木】  在德國,秘書被看成是政府機構或企業的“看門人”。德國《法蘭克福彙報》去年6月曾以“第二權力”為題報道說,德國政府機構和大企業的秘書不只是倒咖啡、整理材料的人員,他們已經越來越多地參與到管理政府和企業的日常業務中。德國的秘書儘管位高權重,卻受到嚴格的公務員法約束,貪污受賄或搞裙帶關係,都很難逃出司法部門的追查和社會輿論的監督。
  先說說德國企業的秘書。《環球時報》記者曾到奔馳、大眾等大企業採訪,有一點共性頗耐人尋味,那就是這些企業招聘女性秘書時不再只選“美女”秘書,而是更看重她們的工作能力和工作經驗。前幾年,一名男性還成為德國“最佳秘書”。據稱,目前德國秘書中有30%為男性。
  再說說德國政府機構中的秘書。德國洪堡大學政治學者本亞明·巴茨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德國各級政府部門中最重要的秘書職位相當於副級領導。在德國,許多政治人物具有秘書背景。比如德國前總統克勒,在獲得國民經濟學碩士和政治學博士學位後,曾擔任財政部國務秘書。青雲直上的克勒還出任過歐洲復興開發銀行行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兼執行董事會主席。2004年至2010年擔任德國總統。德國一家專門研究能源轉型的智庫的總裁,為政治前途,去年初也欣然接受德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國務秘書一職,但這也意味著,他的收入將減少一大半。
  擁有實權的德國國務秘書也有誤入歧途的。2004年7月,德國內政部宣佈,在被通緝5年之後,國防部前國務秘書普法爾斯在法國落網。普法爾斯是德國聯邦刑事調查局的十大通緝犯之一。被捕時他沒做任何反抗,只是用法語說:“我就是普法爾斯。”據稱,普法爾斯曾擔任科爾政府的國防部國務秘書,他被控在1991年幫助軍火商施賴伯簽訂向沙特出口36輛“狐狸”裝甲車的交易合同中收取了200萬歐元的賄賂。1999年,普法爾斯開始逃亡生涯,先後到過中國香港、印尼、西班牙、加拿大和法國,但最終還是露出狐狸尾巴,被成功“獵狐”,後被判6年3個月監禁。
  為防止各級公務員的貪污腐敗行為,德國有《聯邦公務員法》《聯邦懲戒法》等一套比較健全的法律體系。地方政府也會出台嚴格的公務員準則。如柏林針對公務員收受酬勞和禮品的相關準則就規定,作為秘書,不能接受賄賂,價值超過10歐元的禮物就算違法。秘書要定期公佈財產情況。同時,秘書被解聘後,一年內不能到企業擔任高管,必須經過“等待期”。
  為防止秘書搞特權,德國制定了嚴格的法規,因此,德國極少有秘書一類公務員貪腐的報道。但本亞明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德國政體也有漏洞。德國的國務秘書等政治類型秘書,都是由部長和高官任命,他們會跟著領導的提升而提升,有一定特權和裙帶關係。德國輿論認為,政府機構的秘書聘任必須做到公開,為杜絕選用親友和“老部下”,要經過嚴格的任命程序,需要接受公眾的監督。2013年4月,德國巴伐利亞州議會基社盟黨團主席格奧爾格·施密特被查實雇妻子擔任秘書並每月拿5500歐元的高薪,醜聞曝光後,為平息眾怒,他只好引咎辭職。▲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買傢俱

wy89wybn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